首页 > 关于我们 > 企业动态

从单向输入到并肩同行 中国教育国际化迈向2.0时代

时间:2016-07-15

导语:即便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创业公司,亦不惧向世界展露自我。人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教育的自信和未来。这意味着中国教育国际化从过去的单向输入的1.0时代,走向输入输出并行的2.0时代。

 

2016 ASU-GSV教育科技峰会,透过圣地亚哥的海风穿越了中美教育圈。“出海”归来的未来之星中国教育代表团也站上新的跑道,再次出发。

ASU-GSV延续着一贯的高大上风格,群星璀璨:比尔·盖茨、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基业长青》作者吉姆·柯林斯,还有Chegg、Coursera、Knewton、Udemy等领先教育公司创始人或CEO……

他们或平实、或诙谐、或深刻地分享了很多关于教育的思考,不断击中中国教育企业的心。这支来自东方的教育力量,也为GSV注入新鲜的中国元素。

中美教育公司在相互激荡中,学习形态不断被重构,教育国际化也迈向2.0时代。中国不再是学习、模仿西方教育的“旁观者”,而是平等对话与合作者,中国教育公司正受到国外越来越多的关注。

呈现一场3000多人的教育科技盛会,并非易事。回到原点,你会发现会上会下一切讨论、展示都围绕一个初衷——让学习更有效,用教育改变未来。人们谈论最多的是课程体系、评估手段等基本教育命题,炫酷的科技、模式成为教育进程中的助力。

未来教育教育未来

“不平等乃是革命之母。”GSV Capital联合创始人迈克尔·莫伊在演讲中引用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剑指教育不均衡这个普遍的教育难题。

据其透露,从2000到2015年,美国低收入家庭学生占比50%以上的州,从4个增至20个。目前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高中辍学率攀升到2000年的5倍,一个令人触目的数字是美国监狱中80%的犯人都是高中辍学者。

美国K12领域的教育危机,以及成年人职业技能欠缺等问题已然成为美国社会前进的掣肘。“让每一个人都享有参与未来的平等机会”,成为GSV Capital的“BHAG”(宏伟、大胆、冒险的目标)。这何尝不是中国教育的远大前程?

科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让这一梦想照进现实。越来越多来自美国民间的教育科技公司借助科技创新,破解教育难题,催生了近年来美国教育科技市场的井喷。GSV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0到2015年,美国教育科技风险投资从5.5亿美金骤增至21亿美金,美国教育市场总额达到1.6万亿美金。

与此同时,中国教育市场也经历了一个快速成长期。2010年,包括好未来在内的5家教育企业赴美上市,2013年在线教育坐上风口,上千家教育企业怀揣用互联网改变教育理想,加入浩浩荡荡的教育大军。

技术带给教育的直观改变是,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家庭、边远山区的孩子未来能够接触到千里之外的优质教育资源,从而消解教育不均产生的社会隐忧。

就像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所说,“教育是社会不同阶级最终甚至是唯一的平权工具。”它终将影响政治、经济、国防。赖斯呼吁与会者在打造教育产品时考虑平等问题,她建议用科技构建这样一个世界,在那里孩子的未来不是由他们所在的地区、肤色、性别和年龄决定,而是取决于他们接受教育的坚定决心。

不仅关系教育公平,科技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或将带来一次学习变革?

 

迈克尔·莫伊表示,未来教育要从娱乐业中学习如何大规模吸引用户参与其中,同时提升质量与价值。他认为,未来知识获取有很多渠道,尽管旧的知识货币不会被取代,但它会因为一个人的知识组合包的形成而获得优化,这个知识组合包中包含他学过的内容,上过的课程,经历的事情,并且依赖于领英这样的数字网络。

技术大咖比尔·盖茨坚信科技赋予教育的能量。在他眼中,仅仅将新技术注入课堂,不足以产生全美学校所急需的变革。未来教育是通过加速创新让老师更深入地参与到教学中,老师主动利用数据和技术帮助学生设置个性化学习,会越来越多,大多数学校至少能在一个层面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服务。

Minerva 大学创始校长史蒂芬·考思林(Stephen Kossly)正在思考如何借助互联网,让全世界变成学生的课堂。这所颇具颠覆性的大学拥有不少特立独行的气质。比如,它的在线直播系统很酷,可以支持不同国家的几十名学生,四人一组随时在线辩论。它的教学99%在线上完成,1%在线下。

不过,考思林最在意的还是希望帮助学生实现从批判性思维到创意思维,通过多元交流形成领导力和全球公民素养。他反复重申,有些技能是没有办法直接教给学生的。显然,这需要细水长流、润物无声的课程体系和进阶体系滋养。

来自IDEO 教育方向的负责人 Sandy Speicher带来了未来教育设计 workshop,人们可以现场体验如何设计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未来教育”:可以在课堂中使用 VR 学习;未来谁都可以在任何时间里成为老师,或者学生;会出现大规模的科学实验室……

关于未来教育还有N种设想,但提升学习效果,丰富人生潜力,是东西方教育不变的内核。

 

中美碰撞重塑教育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现在可汗学院六七成以上的内容,还是我亲自参与制作的。”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话音刚落,全场哗然。

这位用视频再造教育的美国人,现已拥有数百万计用户,但录课时他仍然想着坐在对面的是12岁的表妹Nadia。

美国教育企业坚守初心、对教育理念的重视,让中国教育企业很受触动。在中美教育科技企业1:1洽谈环节,巧问教育CEO成君霞与TeachMe、Tiggly、Speakaboos等企业交流后发现,美国教育企业更关注产品背后蕴涵的教育理念,很少谈及商业模式,每家美国企业介绍产品之前会详细阐释自己的产品理念,比如Tiggly设计出来的东西首先考虑方便小朋友操作。

少年商学院CEO张华感受颇深的是,美国教育公司对学生评估体系的极大关注。参加几场关于课程开发和学生评估标准的分享,他听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是critical thinking和problem sloving。

显然,美国教育正在重回到课程、产品本身上来。科技互联网改变了教育形态甚至生态,但永远触动不了事物的内核。中国教育市场经历跑马圈地的野蛮生长阶段之后,很多教育企业再次聚焦课程、产品。学习、反思、迭代成为新一代中国教育企业的规范动作。

去年弥漫在中国教育市场的躁动逐渐消退,动则做平台、上来就要颠覆大公司的无畏后生们所剩无多,经历大浪淘沙之后,中国教育企业更加务实。峰会上,未来之星成员们没有对火爆的VR等场次趋之若鹜,而是寻找与自身业务联系紧密的干货分享。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教育企业在汲取他山之石之余,对中美教育差异的认识更加理性。扇贝创始人王捷在GSV期间与多家美国教育科技企业和风投交流,目睹他们的明星案例之后,他发觉“在初创公司层面,中国教育科技产品现在至少是和美国持平的”。

三天的头脑风暴,让中国教育企业应接不暇。“一直在参加会议和各路高人们会谈,烧脑、缺觉、还想听!我们太弱小,对世界的理解太有限,用更敬畏的心态学习和实践……希望带来一些微小但有意义的改变”。顺顺留学CEO张杨在朋友圈中写道。

当然不止这些。未来之星中国教育代表团亮相GSV,是中国教育科技企业近年来的国际“首秀”。26位未来之星代表团成员,几乎遍布早教、K12、英语培训、职教等各阶段的教育。无论是好未来、ATA、立思辰、科大讯飞、拓维、全通等登陆中美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还是轻轻家教、顺顺留学、学霸君、翼欧教育、英语流利说、校宝、VIPKID、一起作业网等小露峥嵘的新星,都在讲述中国教育企业从0到1的故事。

即便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创业公司,亦不惧向世界展露自我。人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教育的自信和未来。这意味着中国教育国际化从过去的单向输入的1.0时代,走向输入输出并行的2.0时代。

“在中国,英语培训是一个60亿美元的盘子,如果你用线下方式做,只能吃下其中非常小的市场。线上让碎片化的市场开始整合,同时将优质的教师资源通过线上平台开始汇聚。”VIPKID创始人兼CEO米文娟说。

“中国99%的 K12 学校属于政府,学生不得不把90%的时间花在学校。我们打造了一个 O2O 闭环,利用作业的形式汇聚了2 亿用户。”一起作业网联合创始人肖盾透露。

“好未来在国内有很多线下学习中心,我们绝大部分收入仍来自线下。现在,我们也在实验混合的方式,例如20%线上、80%线下,或者线上和线下各50%。

无论线上线下,最重要的是能够帮助学生获得能力培养。”好未来CFO罗戎表示。

……

罗戎、肖盾、米文娟以及未来工场的合伙人宁柏宇在ASU GSV发起一场圆桌论坛,向世界介绍中国的教育科技,现场人头攒动。对于一个拥有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国度,谁能忽视它巨大的教育想象空间?

许多美国企业透过未来之星教育代表团,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中国在线教育,也看到遥远中国那片生机勃勃的教育市场。

来自Knewton的Josh Daniels难掩兴奋,“第一次听中国企业讲中国教育市场,了解到不同阶段的企业如何看待中国市场,以及进入中国市场需要应对哪些挑战,这让人受益匪浅。”作为全球领先的自适应学习平台,Knewton已经与好未来、一起作业网建立合作,未来它将继续开拓中国市场。

初创少儿英语学习公司Speakaboos的CEO Noelle Millholt已经开始思考聘请中国本土雇员,寻找中国合伙人,以及将产品进行中文翻译等进入中国市场的实操环节。

美国教育公司都在寻求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就在大会期间,来自硅谷的在线教育企业Udacity与优酷土豆达成战略合作,推出中国品牌“优达学城”,正式着陆中国。

跨国企业本土化,是国外教育企业普遍认同的进入中国市场的必经之路。学霸君CEO张凯磊、校宝创始人郑杰甫、Knewton COO David Liu 和Enuma创始人兼CEO Sooinn Lee对中美市场的差异和美国企业如何进入中国市场的碰撞,座无虚席。

Sooinn Lee告诉记者,Enuma进入中国前,专门针对中国市场做了模拟测试,并且结合中国家长心理,精心准备了许多案例给他们讲购买Enuma产品的重要性。David Liu 建议,那些想要进入中国的美国企业聘用中国销售团队,以快速融入中国文化和市场。

“我们会寻找有潜力在全球范围扩大经营规模的公司,希望帮助想要进军亚洲等市场的教育科技公司牵线搭桥”。Fresco Capital执行合伙人埃里森·鲍姆向蠢蠢欲动的国外教育企业发出邀约。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风投机构,已经投资包括NoRedInk、MakeSchool、Volley在内的16家教育科技公司。

在全球化浪潮下,新一代中国教育企业在成长初期便开始与国外公司合作。除了引入Knewton自适应学习技术,一起作业网也在与Kaplan 合作,使用它的英语教材。少年商学院过去两年获得了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d.school)创办人和德国波茨坦大学d.school创办人的授权,最近它的北美教研中心刚刚落成。

大型中国教育公司也在加快国际化进程。近两年,好未来将目光投向国外前沿教育科技公司,投资了Minerva大学、备考平台LTG、游戏化学习产品Enuma和Knewton等美国公司。在GSV领袖论坛上,好未来CEO张邦鑫做了《让学习更有效》的主题演讲,分享对于未来教育的思考,呼吁与中美同行一道解决教育问题。

家长的观念也在改变。年轻一代家长不再纠结分数,他们更希冀孩子成为“国际化”人才,这预示着中国教育进入一个新时代,中美教育自然会产生更多连接。一个典型例子是,少儿英语口语市场火爆,无论VIPKID还是乐外教,都试图将优质海外教师资源提供给中国孩子。

曾经,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影响了一代中国青年,20年后在美国圣地亚哥,很多中国教育企业家意识到,现在依然是the way a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