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企业简介
文化与价值观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教育科技
教育科技
未来之星
GES未来教育大会
TI教育智能大会
投资者关系
公司治理
新闻及活动
股票信息
财务信息
战略投资
投资策略
投资方向
投资优势
投资品牌
社会责任
好未来公益基金会
希望在线
北京兴邦公益基金会
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
好未来人在行动
诚聘英才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GlobalTalent
法律声明
职业准则
廉政合规
品牌视频 媒体报道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中国新闻周刊:解密学而思

2019-08-26

通过激发学生的兴趣,严把师资关与科技赋能, 好未来已不再仅仅着眼于培训,而是在以一己之力推动教育进步

1577672443650111.jpg

在学而思大语文课上,老师通过服装与肢体表现,将学生们带入古诗意境。


发于2019.8.5总第910期《中国新闻周刊》

故事发生在麦斯星球。艾迪和薇儿接到紧急指令,一本计算秘籍被掠夺到了万虫岛。他们变身超能先锋,层层闯关,将虫子咬坏的算式逐个填充完整,把秘籍夺回。同时,他们还将这场闹剧的主要执导者——有玩虫子癖好、被众人嫌弃的同学沃姆重新纳入朋友圈。这是学而思针对小学数学开发的动画课件《艾迪薇儿》中的内容。通过动画贯穿,既让孩子们掌握了知识点,又让他们懂得对志趣不同的个体要尊重、包容。

在学而思的课堂上,常见的情形是:十多个孩子坐在前排,在老师与课件的引导下,开动脑力,历经一场思维拓展与探索之旅。教室后方坐着学生们的家长,大都聚精会神,在关注老师和自己孩子表现的同时,也不时能从课堂上学到些教育“秘籍”。

16年前,学而思只是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上知音商务楼里一个打着“小而美”旗号的培训班。截至2019年2月底,学而思在北京有50个左右的教学点,在全国56个城市开设了500多个教学中心,每年全国有数以百万计的学生报名听课。但无论扩张到多大规模,小班教学、开放课堂,都是学而思一直坚持的传统。2010年,学而思成为国内首家赴美上市的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2013年,学而思将集团名称正式更名为好未来。如今的学而思,已不仅仅是一家教育培训公司。

激发学生的兴趣

让杨丽和女儿潇潇印象深刻的,是刚刚过去的学而思五年级下学期的一堂数学课。

课程的主题是“立体图形和空间想象”,对小学生来说,通过老师的语言描述,甚至画图,对立体图形的空间构型进行想象都是困难的。

课堂上,小学数学老师胡潺展示了一款炫酷、百变的神器。那是一个动画课件,可以对小正方体的展开图折叠、标色,折叠好的小正方体还能任意角度旋转。更神奇的在于,在一个俯视图为16×16个单位小正方形网格上,通过改变网格上的数字,能使得每个网格“生长”出对应数目的小正方体,组成千变万化、姿态万千的立体图形。当小正方体组成大正方体后,通过触碰操作,还能将正方体切片、打散、旋转,使得某一行、某一列的小正方体消失,这样的“神操作”让学生们瞬间对立体图形有了形象、直观的认知。杨丽也看得入神,她还记得,由于课件“太强大”,课堂上气氛热烈,学生们发出惊呼:老师,你再变一个图形出来!激发学生的兴趣,是学而思的“杀手锏”,这也是杨丽给女儿报名的原因。女儿潇潇今年上五年级。

学而思的课堂每个班只有15个人,这意味着老师能给学生更高的关注度。当年创办学而思的时候,张邦鑫为了保证辅导效果,将他收的第一批20个学生分成两个班,这种小班制的发展模式延续至今。学而思还有着特有的开放课堂,让家长旁听,此外,不满意随时退费的制度也令学而思一举赢得了家长群的口碑。

课堂上,胡潺是个“段子手”,经常拿自己举例,并且以生活化的情景带入。比如,以自己的身高、年龄和学生做对比,讲比例和最值,以自己一家四口的出行经历为例,讲穿着搭配和交通工具选择的加乘原理,他还给自己加戏,在课堂上表演起了选择困难症。对学生听不懂的地方,他一遍又一遍地耐心解释,小心呵护着学生的自尊心。这使得潇潇逐渐对数学产生了兴趣,愿意沉下心去尝试求解、计算,自信心也建立了起来。

杨丽记得,去年暑假,她带女儿到法国巴黎旅行,当看到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时,女儿主动聊起三角形的相关概念。上学而思大约一年后,女儿的数学成绩开始大幅提升。

早在2002年,张邦鑫还在做家教,带第一名学生时,为了唤起其对语文的兴趣,就给学生讲了很多成语小故事,讲稿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成语接龙。

学而思总校校长杨付光解释说,学而思提供给学生的是个性化、差异化的补充与拓展。当年,杨付光还在做老师时,为了让学生更形象地理解正方体中心挖去一小正方体后的表面积、体积,他专门从市场上买来白萝卜,课堂上展示“刀功”。那是一堂“有味道”的数学课。为了让学生听懂两点之间线段最短的公理,他开玩笑说,如果狗的面前有一块骨头,它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直线扑过去。

在学而思一堂一年级的语文课上,当讲到王维的《山中送别》这一类送别诗时,为了让学生更好地感受在那个没有电话,无法视频,也不能坐飞机的年代,一别将是数载乃至再难相见的离别之情,语文教师潘晓琳扮作孩子们即将远行的朋友,将学生们带入情境。之后,她又通过肢体表演的方式,让孩子们明白诗中“日暮”“柴扉”“王孙”的含义。

激发兴趣的目的,为的是唤起学生的自驱力,让学习更主动、更高效。2002年做家教时,张邦鑫就在思考:一个孩子每周在学校的时间是5天,课外补习只有两小时。仅凭区区两小时的补习,怎么提高孩子成绩?他找到的答案是:只有在这两小时内想办法改变学生的学习态度与学习习惯,才能去影响另外5天的学习效果。

他提出让学生先复述所学知识点的想法。这在后来,发展为学而思学习习惯体系中的“口述”要求,即让学生自己来讲,把知识点说明白。在杨丽看来,每节课后,潇潇主动给她讲题,都是一次数学思维的锻炼。

2011年,学而思将教育理念从创立之初的“学习改变命运”改为“让学习更有效”。在杨付光的解释中,有效的含义有三重,有效果,在分数上有体现;有效率,让学习更高效;同时,过程中,有美好的学习体验。

2017年,随着教育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发布和首批试点城市新高考方案的执行,学而思将理念再次升级,定义为培养学生“受益一生的能力”,包括阅读能力、沟通能力、创造性思维等,并将几大能力贯穿于学而思的课程中。

在大语文课中,要帮学生拓展文史哲知识的外延,形成良好的阅读、表达能力;理科要培养学生的探索精神与实践能力。比如,在主题为“四面八方”的数学课中,孩子们不仅要追本溯源,知道自古以来识别方向的利器有司南、指南针等,明白有太阳时如何辨别方向,还要懂得在夜晚时,要依靠北斗七星和北极星。课后,孩子们还要通过带有卡通故事性质的探究用书——“芝麻书”和实际生活中的路标、指示牌,来巩固所学。

在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董关鹏看来,学而思成功的关键在于,不简简单单是为了备考而学习,更重要的是授人以渔,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以较短的时间获得较好的学习效果,带来一种可持续的能力的增长。

录取率低于5%的师资

2002年,为寻求经济独立,从川大毕业后考上北大生物系硕博连读的张邦鑫做起了家教。因为对第一位学生教导有方,孩子家长很快给他推荐了20个“客户”。每个周末,在北四环的一个礼堂,张邦鑫都要给孩子们上课。

转年“非典”来袭,张邦鑫只得把辅导班暂时停掉,却凭一己之力捣鼓出一个数学网站,在线上给有需求的家长和学生答疑。“非典”过后,张邦鑫的辅导班迅速恢复。但由于家长的口口相传,生源不断,让他根本忙不过来。当时,张邦鑫东拼西凑借了10万元,在2003年8月注册了一家公司,这就是学而思。

面对不断扩大的学员规模,招聘新教师变成了当务之急。当年,北京知名的中小学校外辅导机构以公立学校的老师兼职为主,张邦鑫属于无经验、无人脉、无资源的“三无”大学生,找公立学校的教师自然有难度,而他期待的也是另一类人——重点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但前来应聘的这类人并不多。

第一批应聘的60位老师,张邦鑫面试了整整一天,最后只录取了3个人,录取率5%。第一名叫刘亚超,现为好未来联合创始人兼COO。而后,另一个年轻人在教学点和张邦鑫相遇,他叫白云峰,现在是好未来的联合创始人、集团总裁。

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学院的才女、好未来教研平台高级总监季云英在校内BBS上和张邦鑫相识,在食堂碰面,2004年加入学而思。至今,她仍记得当年在知音楼面试的场景:简陋的办公室,一块白板,一支手写笔,一张纸上的几道题任选一道,讲课 20分钟,“很紧张”,“下面坐着邦鑫,夸了一下板书,说了一下语言不够好。”季云英笑着说。

迄今,学而思已有上万名一线教师,每年依旧保留着从重点名校招揽人才的传统,录取率依旧不到5%。学而思北京分校教学部负责人宁可慧称,近两年,从收简历,到最终录用,通过率甚至低于4%。杨付光介绍说,他们要选的,是真正对教学热爱、保有热忱的人。

选出人才只是第一步。教师的选聘要历经“简历筛选—面谈面试—初试—笔试—复试指导—复试—岗前培训—校长终试”等重重关卡。这一套师训体系的建立,实际上与学而思经历过的两次危机有关。2004年冬天,学而思学员人数刚刚突破1000人大关,两个最牛的老师却带走了200名最好的学生。2007年夏天,北京最大的一家培训机构融资2000万美元,一次就挖走了学而思5个核心老师,对学而思再度造成不小打击。

这些事情令张邦鑫开始反思公司管理问题。起初,学而思只想做一个小而美的公司,仅在北京海淀区开了7个教学点,招了1万多名学生。在2007年那次危机后,张邦鑫开始琢磨融资、上市,更多考量员工的收益与个人发展。同时,他决定成立师资培训学院,这样一旦有老师离开,很快能有人接应上来。

在通过前四轮考察后,应聘者的复试指导由学而思的培训师与有经验的教师担任,旨在提供帮助后,考察他们在复试环节的提升改变。选聘通过后,新教师还要再经过练课、听课、备课、试讲等长达半年的各项内功修炼才能正式开始授课。上课前半年,新教师的课时也并不会排满,空余时间要向老教师听课求教,也就是说,一名新教师能够真正胜任这一岗位,至少需要一年。在刚开始上课的一年里,学而思数学教师孟星记得,每堂一个半小时的课她都要准备10遍至20遍。

科技改变教育

“曹操被五个武将团团围住,堵得结结实实,不过,不用担心,只要方法得当,曹操还是能出来的,就是这个步骤嘛,不多,也才81步‘而已’……”在学而思北京某教学点的课间,孩子们都已集聚到教室的前排,跟着大屏上的动画念念有词,手舞足蹈。

这集“动画片”名叫《华容道》,是学而思推出的科普动画教学产品《礼花蛋》中的一集,吸粉无数。这幕后的灵魂写手不是别人,正是胡潺。除了教师,他还有个身份,学而思小学理科动漫组教学教研主管,他也是《礼花蛋》的主力编剧。

学而思北京总部和盛大厦8层的一间办公室,是小学动漫组的根据地。这里有着三十多人的团队,除了生产《礼花蛋》,陪伴百万小学生闯关挑战、破解数学难题的《艾迪薇儿》也诞生于此。

周亮是动漫组的负责人,在动漫行业已浸淫了十五六年。2017年5月,看到学生群体的巨大需求,怀着开发出有趣、有用,符合儿童审美产品的想法,他加盟学而思。他和团队对之前已有的艾迪、薇儿形象重新整合、打造,构建出一个全新的数学世界——麦斯(math)星球。这里每年出产的《艾迪薇儿》课件总计超过两千分钟,包括《被虫子咬坏的算式》《不能平均分》等“爆款”,既讲解知识,又告诉孩子们生活中该具有的品格。

这里还制作完成了一季32集的《礼花蛋》。《礼花蛋》最早是初中的物理化学教学产品,取理化谐音。周亮加盟后,对这一产品二次定位、设计,在学而思APP上,观看人数将近百万。让胡潺自豪感爆棚的是,每次上课,当他说出自己是《礼花蛋》的主创时,总能收割一波孩子与家长崇拜的目光。

做好教研一直以来都是学而思发力的重点,季云英将教研看作整个教学环节的魂,杨付光将之视为无论是师训,还是上课的根。

实际上,学而思做教研最早是为了解决每个老师讲课风格、讲义及进度不同的问题。季云英记得,最初讲课时,有的老师能一节课讲6道题,有的老师能讲十多道题。在张邦鑫看来,如果教学不是基于标准化的个性化,不是保障质量的个性化,那就是伪个性化。

于是,张邦鑫带着老师们摸索,每位老师负责一个年级的几章讲义,写完后统一汇总审定,送去印刷。每学期开课前,知音楼办公室就像快递分拣仓。最早的讲义是黑白的,很多老师周一到周五编讲义、备课,周五晚上和周六日继续上课。

2007年,学而思正式成立教研部。张邦鑫等创始人团队又将60名老师中最优秀的8人抽调出来做标准化教研。在张邦鑫等人看来,一定要让最优秀的老师后撤一步,将他们的教法和经验沉淀总结形成标准化体系,守住质量的底线。

2007年起,学而思开始将教研成果和IT成果结合,研发ICS智能教学系统,历时八年,历经三代更迭,投入上亿元。在2012年学而思的一次内部演讲中,张邦鑫将加大教研投入视为学而思的第二次变革。

在季云英的印象中,2013、2014年左右,学而思开始有大量技术人员加入。2016年,又投入1.26亿元,将智能教学系统由ICS升级为ITS。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加持下,教师可以在ITS平台上实现教案的自由定制,学生能够在延时、微距拍摄下,观察各类化学物质间的细微反应,通过3D动画获悉其分子机构。

在学而思的教学体系中,教研只是一环,ITS系统能对课堂上教师的课件使用情况做全面追踪,教师也会在每周给出反馈,教研和课堂教学间形成闭环。在课程框架的最初设计中,教研和师训的教师要共同参与,之后,教研老师确定课程内容,具体课件的制作过程中,动画等后期小伙伴需要加入。在好未来,目前,有着5000名左右的内容与技术研发人员。今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张邦鑫表示,今年好未来研发费用将接近20亿,近几年来,费用以每年50%的幅度增长。

除了打造自身,学而思还向北京等地的多所公办学校提供互动课件、微课,输出双师教学,参与到其课程研发中。在张邦鑫的理念中,好未来不再仅仅是一家培训机构,而是一家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他的期待,是在科技赋能的前提下,让学而思成为“能力提升”的代名词,在保证学生身心健康的前提下,培养使其受益一生的能力。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杨丽、潇潇为化名)


品牌视频 媒体报道